首頁 新聞 文化 社區 騰沖旅游 視頻 旅游 在線留言

文學

旗下欄目: 抗戰 翡翠 生態 商旅 鄉村 文學 絲路

高坡寨的水故事

來源:未知 作者:騰沖報社 人氣: 發布時間:2017-12-26
摘要:位于楊梅坡大山之巔的高坡寨,山寬地闊,居高望遠,然而祖祖輩輩生活在這里的人們,最揪心最糾結的是,寨子位于大山最巔峰,流水卻在低處谷底靜靜流淌。人們日常生活的用水來源,除了雨季里為數不算太多的降水,其余的全部得到寨子右側的深谷里,一擔一擔往
  位于楊梅坡大山之巔的高坡寨,山寬地闊,居高望遠,然而祖祖輩輩生活在這里的人們,最揪心最糾結的是,寨子位于大山最巔峰,流水卻在低處谷底靜靜流淌。人們日常生活的用水來源,除了雨季里為數不算太多的降水,其余的全部得到寨子右側的深谷里,一擔一擔往高處挑,取水路途遙遠。   
  每逢起房蓋屋、討親嫁女、辦紅白事的時候,總理(主事人)得專門安排一支取水部隊人背馬馱整日忙活,才能勉強應付辦事所需用水。因為水的原因,山寨里的女孩誰也不愿在這個“苦水”寨多呆,稍稍成年就火急火燎地往山外嫁。高坡寨因取水艱難而名聲在外,遠近村寨的閨女都不愿嫁進來,寨里的男光棍逐年遞增。
  年輕人們開始和老人商量搬家的事,然而,世代居住在大山里的老人對“老家”的依戀根深蒂固,雖然抱孫心切,但是仍不肯搬家。俗話說“人窮莫搬,燒火莫翻”。說搬家,其實也沒有什么可搬的東西,老家里除了幾間低矮的木屋供人住,另外幾間更矮的木楞房關牲口,再沒有什么像樣的東西了。把老房子拆了搬倒不如重新建蓋,可這得花費多少人力物力財力?難怪老人們不愿搬呀!看著越來越多的光棍,幾個稍微“開明”一點的老人,在兒女們的軟磨硬泡下,終于同意了搬家。
  他們在山腳選了一塊地,平整出來做地基,再到山里砍來木料,蓋上木房,房子周圍開墾出來種植蔬菜草藥,圍了一圈整齊的竹籬笆。最最重要的是,家門口,一條小河清澈見底,日夜奔流不息。
  當新家終于有個家的樣子的時候,時間又過去了兩年,小伙子們先后脫離“光棍幫”,一個個終于娶了媳婦,樂得婆婆們合不攏嘴,幾年來搬家付出的辛苦勞累全都拋到九霄云外了。高坡寨的老人們,不知不覺間,也幫著兒女在山腳勞作蓋新家,仿佛一夜之間,山腳下冒出個新的村子來。家家炊煙裊裊,小河邊,婦女兒童洗衣嬉戲,好不熱鬧。廚房里,“叮咚叮咚”的流水聲,彈奏出動聽的生活交響曲。人們依賴小河水洗衣做飯,清洗農具,飲牲口喂雞鴨,臨水而居,擇水而憩。 
  日子一如涓涓細流,悄無聲息地從每天的柴米油鹽中輕輕劃過。高坡寨人的日子,在細水長流中蒸蒸日上。漸漸豐衣足食了,圈里的牛羊豬雞鴨增多了,餐桌上的葷素搭配更合理了,上學的孩子更多了……
  農閑下來的人們開始思索更多的賺錢方式;外出打工、經商,上山打礦、伐木,當石匠、木匠,開小型帶鋸廠……其中有一部分人覺得應該“靠山吃山”,家背后的山那么高,山上長滿了樹木,山勢陡峭,說不準有礦。于是他們帶著各自的發財夢,或打礦,或伐木,要把這滿山的寶貝變成自己腰包里的錢。
  幾年間,山腰被鑿開了無數的洞,有礦的地方,土壤被揭開,植被被破壞,莊稼受礦物的影響,長勢一年不如一年。沒礦的地方,亂石堆了一地,不能長出任何植物里。那滿坡滿崗的高大樹木,伴隨著陣陣油鋸的轟鳴聲相繼倒下,被運往別處,就連樹木的枝枝丫丫,也都被砍剁成柴,人挑馬馱,塞進各家各戶的爐灶,最后化作一縷縷炊煙。地面似乎變得干凈了,沒有雜草叢生,只有稀稀拉拉的落葉低聲哀鳴。幾場暴雨過后,只剩一些光禿禿的碎石。
  大自然是公平的,給了你富貴,就給了你富貴的紛擾。有一年夏天,雨水特別多,高坡寨的人們一邊埋怨著天氣,一邊像往常一樣各忙各的。一天下午,突然雷聲大作,黑云翻滾,瓢潑大雨說降就降,颶風吹得牛羊到處亂跑。人們正在談論著這場雨的種種不適合,“轟隆隆”一聲巨響,震得地動山搖,人們還沒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兒,一股巨大的洪流裹挾著枯枝敗葉,伴隨著石頭碰撞的恐怖聲響,一路掀翻樹木,推倒巨石,沖倒沿途的房屋。村民們徹底被嚇壞了,完全顧不得家里值錢的金銀細軟,雞豬鵝鴨,趕緊扶老攜幼逃命要緊,含淚匆匆往高處的山坡上竄。來不及放出的牲畜,活生生被洪水卷入大河,轉眼就不見了。
  雨終于停了,驚魂未定的人們終于明白:這場災難源于人們賴以生存的小河的源頭——被砍光樹木的那座山的山半腰,驟雨帶來的強降水導致沒有樹木遮擋的山體滑坡,發生泥石流。雖沒有人員傷亡,但整個寨子一片狼藉,悲傷彌漫了整個村莊。人們做夢也沒有想到,那條多年來一直溫順的小河,發起怒來是這樣的面目猙獰。
  所幸“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地方政府聽到了災訊,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救助和慰問安置村民。綠軍裝的子弟兵來了,四鄰八鄉的村民們來了,遠方的親戚也來了。大家無聲有序地加入到搶險救災工作中。
  災情稍稍穩定后,地方政府決定將高坡寨集體搬遷到更安全的地方。很快,新的宅基地就規劃好了,選擇在平坦的田野里,后面的山坡很緩,排除了發生泥石流的隱患。特別重視水的工作,通過在好幾個地方勘測水源,反復做好化驗比對后,選擇水質最好的作為架接自來水的水源。
  接下來,高坡寨人發揚祖祖輩輩傳承下來的吃苦耐勞的作風,砍竹子、備木料、修路、架電線、埋水管、拉沙石……人們早出晚歸,披星戴月地為災后重建家園辛勤忙碌著。那段時間,蓋房子的人間特別多,壯年人豎好了這家進那家,到哪家就在哪家隨便吃上一頓小菜飯,女人們也互相幫著做飯打雜,沒有人計較多少得失。
  房屋豎起了,電線接通了,新架起的自來水管進入家家戶戶的廚房、院子,擰開水龍頭,清澈甘甜的泉水便汩汩流出,新高坡寨的人徹底告別了挑水吃的年月。
  如今的高坡寨,一排排高樓整齊地排列著,堅實的水泥路面干干凈凈,電飯鍋、電磁爐、洗衣機、數字電視、電冰箱等家用電器一應俱全,不少人家里還接了網線,裝了太陽能。
  經歷了兩次搬家的高坡寨人,積極響應退耕還林政策,原本光禿禿的山坡上,小樹正一天天長大,綠色越來越多,我堅信,高坡寨人的水一定會越來越甜,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
[趙加幸]
責任編輯:騰沖報社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 | 文化 | 社區 | 騰沖旅游 | 視頻 | 旅游 | 在線留言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