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文化 社區 騰沖旅游 視頻 旅游 在線留言

微信

旗下欄目: 微博 微信 視頻 招聘 出租 手機報 商城

南齋 : 男哉!

來源:未知 作者:騰沖報社 人氣: 發布時間:2017-01-03
摘要:從怒江壩通往百花嶺七彎八拐的山路上我一直在想,翻越高黎貢山南齋公房的起點為什么不設在平坦豐饒風景秀美的怒江壩,而是半山梁上干涸貧瘠的百花嶺呢? 夜宿百花嶺。當本地的土雞、臘肉、野菜和自釀蕎酒,近乎失控地擴張著食欲和酒膽,亢奮得不能自已的時候


從怒江壩通往百花嶺七彎八拐的山路上我一直在想,翻越高黎貢山南齋公房的起點為什么不設在平坦豐饒風景秀美的怒江壩,而是半山梁上干涸貧瘠的百花嶺呢?
 


夜宿百花嶺。當本地的土雞、臘肉、野菜和自釀蕎酒,近乎失控地擴張著食欲和酒膽,亢奮得不能自已的時候,我才恍然大悟。智慧也好,狡黠也罷,這都是高黎貢刻意為之。從百花嶺翻越南齋公房,到達林家鋪正好需要一個整天。其實,高黎貢在設置起點之前,早已為行者安排了終點。大山的靈氣和睿智在無言中給出了注解。不經意的刻意挽留,想昭示我們什么?
 


朋友反復提及,只有從南齋翻越,才能感受和體悟到高黎貢雄性的特質,這是我向往已久忙里偷閑登臨南齋的主要原因。盡管隆冬的百花嶺寒氣襲人,但興致已讓寒冷消遁無形。在走了老遠才找到的一個空曠地帶,我仔細打量了眼前滿是疑竇充滿誘惑的高黎貢。腳下的百花嶺是山的腹部,漸次堆砌的一棟棟民房無意中修復并恰到好處的掩蓋了這塊洼地的干癟和瘦削,錯落有致的房屋如同健壯男性的腹肌。微凸的兩個山頭分列左右,恰似壯漢堅實的臂膀。夜霧中依稀可見的主峰,據說就是南齋公房,圓嘟嘟的頭顱被兩旁健碩的肩胛支撐著,雄視左右,居高臨下,張揚不羈。百花嶺緊靠怒江壩隆起的一條山脊格外顯眼,挺拔如雄性的體征。洶涌的怒江撕裂了好端端的壩子,江水舞蹈般轉著圈子,突然發力沖向對岸的巖石,然后掉頭折射到對面高黎貢山腳下的皺褶處,以最捷徑的方式接納了大山分泌的體液。
 


留宿,使我得以有充足的時間仰視高黎貢的尊容,并為次日的登臨預設揣測的范疇和臆想的空間。
 


興奮中度過了一個難熬的寒夜。天不亮就草草吃完早點,背上行囊進山。因其植被茂密,山里濕度大霧氣重能見度低,電筒的光亮不足以引領前行的路,濕滑的土路使我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扶掖著亦步亦趨緩緩推進。土路不長,前面便神奇般的出現了一條寬約兩米多的大路,路為山石鋪筑,石頭上留下的馬蹄印清晰可見,歲月沉淀的印痕歷歷在目,先人的吆喝和騾馬的響鈴猶在耳畔。歷史的傳承往往顧此失彼偏見頗多,人們大多對西漢時期從長安到中西亞地區的北方絲綢之路耳熟能詳,腳下這條史稱“蜀身毒道”,同樣對中國古代文明影響深遠意義重大的西南絲綢之路卻知之甚少。殊不知,西南絲綢之路始于公元前四世紀,比北方絲綢之路還要早二百多年。這條路以蜀地成都為起點,綿延兩千多公里抵達印度。就是腳下這條古道,見證了當地人的繁衍生息,架起了內外交往的橋梁,推動了古代文明向現代文明的演進。
 


這是當年的官道,相當于而今的國道,雖然歷經兩千多年滄桑,但路面完好無損。回溯遠古滇西這樣的蠻夷之地,疆界戰火頻仍,種族紛爭不斷,朝廷對邊疆穩定尚鞭長莫及,企望劃撥建路養路銀兩,更是白日春夢。古道之所以千年不朽暢通無阻,我更愿意理解為不同朝代不同種族不同膚色不同性別的行者,在道路養護上的自覺自愿,時空接力讓人唏噓不已!
 


進入舊街遺址,興奮的神經就被提了起來,最吸引眼球的莫過于種類繁多,稀奇古怪的參天大樹。古樹間巨藤纏繞,勾肩搭背,意亂情迷,讓人浮想聯翩。即便枝斷葉殘,滄桑盡顯,也是別有滋味。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很快會被這些景致所消解。在歇腳的地方,有一個年代已經久遠的財神廟,雖已破損但還潔凈。神龕上放置供品的時間不長,已有鳥獸造訪的痕跡。深山小廟的香火雖不復當年,仍然有虔誠的人們渴望得到山神的護佑和對未來的憧憬。
 


到了二臺坡,天空便飄起了雪花,我們趕上了入冬后的第一場雪。剛開始大家還感到新奇,不停地打鬧追逐,彼此間拍照合影。隨著在濕滑的路上不斷摔倒,大家的興致漸漸消退,有人甚至萌生了退意。從這里開始,不時會出現“小心野獸出沒”的警示牌,據說山里常有毒蛇、棕熊和野豬出現,甚至發生過攻擊行人的情況。風險驅離了倦怠,意志占得了上風,大家都摒住呼吸,不知不覺間加快了腳步。
 


雪越下越大,已經看不到前行的路。幸好同行中有人戶外運動經驗豐富,我們循著他的足跡緩慢爬行。大山銀裝素裹,到了崗房已是正午時分。找不到可以休息的地方,我們就坐在雪地上啃著干糧,喝著涼水。為了驅寒解乏,有人甚至掏出了隨身所帶的燒酒。在這里,人人豪食暴飲,盡可能騰空行囊,減少爬山的負累。所謂崗房,顧名思義就是負責進出大山的人們安全的關卡。駐守在這里的人員大多屬義務性質,由本地鄉紳和實力較大的馬鍋頭派遣。俯瞰腳下這一條崎嶇綿長的山路,想象著先人們苦于生計肩挑背扛,牽螺馭馬,翻山越嶺,風餐露宿,歷經艱難險阻的不易。這條穿越時空,濃縮了艱辛與擔當的通途,分明就是一條男人的路!
 


大雪覆蓋了草地,壓斷了樹枝,但沒能阻止黃竹河靜靜地流淌。所謂河,實則一條清澈的山間小溪,河上有一座古橋,河邊的箭竹覆滿積雪,如一扇扇珠簾。四圍的參天古樹,頭上厚雪覆頂,通體冰凌懸垂。山谷形似碩大的音箱,水流叮咚,猶如輕音樂敲擊的鼓點。享樂美景不失為饕餮盛宴,同行六人都已年過四旬,都狂躁得像個孩子。照雪景、堆雪人、打雪仗,山谷充盈著歡笑和歌聲,疲乏已然被美景沖抵。據說春秋時節的黃竹河山清水秀鮮花遍野,為南線最美。隆冬的黃竹河白雪皚皚清溪映雪,不也美到了極致!
 


死亡谷,一個陰森可怖的地方。地名使人心里發緊,地形更讓人心跳加快。道路陡峭狹窄,爬行腿腳發麻,身上虛汗淋漓。風水,已注定了這里的恐怖與風險。這是古道南線最艱險的地方,偶有騾馬和行人掉下山崖,生靈隕落的陰氣亙古不散,彌漫山谷。
 


懶板凳是必須歇腳的地方。在這里補充能量,蓄足精力,便可一氣登頂。大山深處是沒有凳子可坐的,一個巨型的條石,便為行人的歇息提供了方便。上下山的人比想象中要多,人們嘴里呼著熱氣,眉發覆滿雪花,眼里都透著堅毅與執著。高速高快高鐵和航海航空航天技術的迅猛疾進,人類的科技可以保證你馳騁于更廣袤的疆域,抵達更遙遠的星球。古道崎嶇,雪路艱難,過往的人們卻熱衷于歷史縱深的探尋。
 


崗房至南齋公房遺留了不少戰爭痕跡,戰壕、彈坑和彈孔隨處可見。史料記載,在滇西抗戰中,仰攻南齋公房的戰斗也極為慘烈,奪取南齋公房,國軍就倒下了300多個熱血男兒。這一役,為收復騰沖鋪平了道路。悲壯的記憶,為高黎貢山注入了豐厚的雄性基因。
 


南齋公房,高黎貢山南線的頂峰。盡管六個多小時的爬行體力已到了極限,但南齋公房低矮的建筑剛一進入視野,每個人都會能量陡生,萌發按捺不住的沖動,奔跑著進入它的懷抱。南齋公房海拔約3200米,曾因一位一心向佛的人到這里行善積德,為過往商客和行人提供食宿而得名。公房有屋三間,為政府出資在遺址上新建,雖然沒有任何設施配套,但也足以方便行人遮風擋雨。
 


飛雪依舊,能見度尚可。在公房的院落里居高臨下的品讀高黎貢,別有滋味刻骨銘心。較之那些名山大川,高黎貢不巍峨不俊朗,沒有一覽眾山小的氣勢。循著脈絡聆聽它的厚重,體悟它的血性,感佩之情會使你血脈噴張心潮難平。
 


居滇西之巔正襟危坐,看怒江咆哮,窺世事變遷,佑生靈安康,護馬幫穿行,察永昌冷暖。何等氣派!
 


風雪埡口的路雖然不長,足以讓你體會到涅槃與重生的滋味。零下十度左右的氣溫,會冷得牙床打顫周身哆嗦,雪粒子打在臉上像刀割一般疼痛,風力托舉著每一個人漂浮著前行,所有力氣必須專注于肢體的下沉。頭發和衣服被大風掀起翻飛,大自然刻意編排的風中舞蹈分外動人。在埡口側翼拐角處一個大風無法光顧的地方,高黎貢一把將我們攬進了懷里,把我們從驚恐中拽回現實。
 


翻過大風埡口,此行的終點騰沖曲石壩的林家鋪便在遠遠的霧氣中顯露出來。艷麗的大樹杜鵑鑲嵌的山間,在微風中頻頻向我們點頭致意。上山容易下山難,更以雪地為甚。途中,人人都有摔倒的經歷,多數人有擦傷的痕跡,雖已饑腸轆轆疲憊不堪,想像著將要承載著收獲抵達歸宿,人人臉上都舒張著喜悅…….
南齋,男哉!
 


文:李興  省作家協會會員    騰沖市人民政府副市長
圖:解宏偉   王立權  范南丹
編輯:李燕滔
責任編輯:騰沖報社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 | 文化 | 社區 | 騰沖旅游 | 視頻 | 旅游 | 在線留言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