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文化 社區 騰沖旅游 視頻 旅游 在線留言

生態

旗下欄目: 抗戰 翡翠 生態 商旅 鄉村 文學 絲路

銀杏村的和諧

來源:未知 作者:騰沖報社 人氣: 發布時間:2016-12-16
摘要:關于銀杏村,游者的談吐和媒介的渲染不止一次在誘惑和撩撥著我。初秋九月,到騰沖工作的第一次下鄉,我便來到了夢寐以求的銀杏村。 其實,這個季節并非來銀杏村的最佳時節,待初冬天氣轉涼銀杏采收后,樹樹秋聲,山山寒色 時杏葉泛黃,出現落英繽紛漫天飛舞
 

1509-21-1.jpg

 

關于銀杏村,游者的談吐和媒介的渲染不止一次在誘惑和撩撥著我。初秋九月,到騰沖工作的第一次下鄉,我便來到了夢寐以求的銀杏村。

其實,這個季節并非來銀杏村的最佳時節,待初冬天氣轉涼銀杏采收后,“樹樹秋聲,山山寒色時杏葉泛黃,出現落英繽紛漫天飛舞的景象才是游玩的絕佳季節。循著整村推進項目鋪就的一條青石板路進村,滿目的銀杏樹郁郁蔥蔥鋪天蓋地,包裹著整個村子,枝頭掛滿了沉甸甸的果實,村里小木屋上炊煙繚繞,雨后的空氣清香淡甜。

與鎮里的書記同行,他自然成了我們的向導。書記很精干也很健談,對于銀杏村的往昔與將來有一整套說辭,絲毫不亞于一些專業的解說嘉賓。他說,銀杏村本叫江東村,因了數百棵銀杏古樹,來的游客多了,不經意間也就改了稱謂。現在,銀杏村已成為騰沖新的旅游熱點,每年要接待四五十萬游客,特別是十一月初銀杏葉黃的時節,每天有二萬多人涌進銀杏村。他還就銀杏這一樹種對我進行了科普,銀杏樹的果實俗稱白果,因此銀杏又名白果樹。銀杏樹出現在幾億年前,是第四紀冰川運動后遺留下來的裸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遺植物,現存活在世的銀杏稀少而分散,上百歲的老樹已不多見,和它同綱的所有植物皆已滅絕,所以銀杏又有活化石的美稱。

銀杏采摘時節將至,我們關注銀杏的收成。鎮人大主席介紹說,近年來,銀杏的中藥材價值和養生功能得到充分發掘,價格逐年提高,今年的銀杏長勢好掛果多,產量大幅提高,僅出售銀杏,村里就要創收百萬元。

1509-21-2.jpg

置身于青翠欲滴的古銀杏林,我們儼然穿上了綠色蓑衣,滿目茁壯蓬勃的綠樹牽引著我們的魂魄穿行。進村不遠就可以看到村里引以為傲的樹王,據專家測算,樹王已有一千三百多歲。所謂樹王,不僅僅因其年長,其氣勢更是鶴立雞群出類拔萃威風凜凜。樹徑五尺有余,樹冠蓬勃枝繁葉茂鋪天蓋地,果實碩壯掛滿枝頭。周圍年代也已久遠的一些古銀杏樹如仆人般百鳥朝鳳俯首帖耳,依偎在它的左右。

美景盡收眼底,過多贅述已毫無意義。在鎮里兩位“父母官”間或的介紹中,我深切感受到了銀杏村的和諧,是相依相伴無處不在的和諧賦予了銀杏村景致以外更多的內涵和深意。隨行的幾名鎮領導與群眾碰面都要打招呼,不時停下來噓寒問暖拉拉家常,詢問生產生活、老人身體及孩子上學的一些情況。群眾大多會邀請我們去家里坐坐,端出自釀的米酒和自家的白果供大家享用,并再三挽留在家晚餐。農戶的住房為清一色的兩層木結構瓦房,家家都沒有圍墻,夜不閉戶也從不丟失東西,家長里短和鄰里糾紛少之又少,這在聚居千人以上的村莊是不多見的,多次被評為“文明村”也就不奇怪了。和諧,儼然已成為銀杏村的別樣風景。

1509-21-4.jpg

同為銀杏但樹形迥異的現象引起了我的興趣。樹冠粗壯碩大,樹葉繁密,樹形夸張地向四圍瘋長的銀杏樹,大多三五成群,都掛著密密麻麻的銀杏果。相比之下,樹形筆直挺拔,樹葉稀疏枝蔓緊湊而略顯瘦削的一種銀杏樹倒成了另類,它們相對集中的聚在一起,一應“瀟灑”而且沒有一顆掛果。被譽為“銀杏專家”的人大主席為我們解答了這種現象。他說,銀杏是生物中陰陽協調和諧共生的典范。因其為雌雄異株的單性植物,“公樹”只專注于授精,而“母樹”則負責“生兒育女”締結果實。“母樹”往往粗壯蓬勃,“公樹”大多纖瘦高挑,雖從體形容易誤讀為“陰盛陽衰”,但兩性之間的和諧卻也相映成趣。

“公樹”與“母樹”是呈條塊狀分割的,往往東家門前是清一色的“母樹”,一墻之隔的西家便是一應的“公樹”,東家收成頗豐,西家則顆粒無收。其實,東家也大可不必哀嘆上帝不公,西家主動與相鄰的東家均分勞動果實已成為常態。村子里五百年以上的古樹有數十顆,并且以“母樹”居多,這些樹的樹冠碩大,往往會覆蓋好幾家人,雖然樹有所屬且銀杏價格不菲,但銀杏村有條不成文的規矩,銀杏果掉落哪家就屬于哪家,絕不會因此產生糾紛。在銀杏村,鄰里之間的和諧可見一斑。

1509-21-5.jpg

天色將晚,細雨淅淅瀝瀝。行將離開銀杏村時,發現一個步履蹣跚的老人,正用鋤頭費勁地刨土挖坑,近前一看方知在栽植一棵銀杏樹。來前專門查閱了一些資料,方知銀杏樹也被譽為“公孫樹”,其意為公種而孫得食。銀杏樹生長較慢,壽命極長,自然條件下從栽種到結果要二十多年,四十年后才能大量結果。從身形看,老人年近八旬,不說此生本人無法享用,兒輩都難以趕上盛果期。前人栽樹,后人乘涼。身前這個瘦小佝僂已經年邁的老人,令同行唏噓不已。一種感恩的情緒很快在我心里滋長蔓延,此時,蒼白的語言已經無法對這種平凡中蘊含的大愛作出注解,我不由得想起騰沖縣原文聯卞善斌主席為銀杏村撰寫的一副對聯:祖公有德,百年栽培終成樹;我輩不才,十載撫育始做人。短聯兩行,與我的感佩之情何其契合!(作者系騰沖縣人民政府副縣長)

 

圖片攝影:劉貴仲


責任編輯:騰沖報社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花海騎行,像風一樣自由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 | 文化 | 社區 | 騰沖旅游 | 視頻 | 旅游 | 在線留言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