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文化 社區 騰沖旅游 視頻 旅游 在線留言

抗戰

旗下欄目: 抗戰 翡翠 生態 商旅 鄉村 文學 絲路

騰沖抗戰歷史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氣: 發布時間:2016-10-21
摘要: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進入戰略反攻階段,中國抗日戰場也迎來了新的局面。為打通滇緬公路,把日軍消滅在緬甸北部,1944年5月,中國遠征軍發起反攻,在不宜渡江的雨季強渡怒江,劍指騰沖,揭開了滇西大反攻的序幕。 曾被明代旅行家徐霞客稱為極邊第一城的

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進入戰略反攻階段,中國抗日戰場也迎來了新的局面。為打通滇緬公路,把日軍消滅在緬甸北部,1944年5月,中國遠征軍發起反攻,在不宜渡江的雨季強渡怒江,劍指騰沖,揭開了滇西大反攻的序幕。

曾被明代旅行家徐霞客稱為“極邊第一城”的騰沖,是中國出緬通道上的要塞,控制騰沖就等于控制了兩條運輸大動脈,也就意味著控制了滇西全局。1942年5月,日軍從緬甸北部進犯我國云南,占領了怒江以西大片國土,并派藏重康美大佐指揮的第148聯隊,共3000多人駐守在騰沖城。  

湍急的怒江和海拔3000多米的高黎貢山是護衛騰沖的兩道天然屏障。藏重康美似乎預感到中國遠征軍即將反攻,預先將主力調往高黎貢山,在險峻的隘口設下重重關卡,企圖據險阻擊中國遠征軍。

擔負滇西反攻作戰任務的是中國遠征軍的4個集團軍,約15萬人。在中國遠征軍實施反攻前夕,一名校官乘飛機將密碼本送往前線部隊,因大霧飛機在騰沖迫降,飛機和人員以及密碼全部被日軍俘獲。

掌握了中國遠征軍的密碼,日軍就贏得了先機。中國遠征軍的往來電報幾乎被日軍全部破譯,因此有了準確的判斷和充分的準備。  

老天爺好像故意把高黎貢山砍削得最陡峭的一面留給了中國遠征軍,由于山高路險,大炮一時拉不上去,剛剛戰勝了驚濤駭浪的第20集團軍數萬大軍,只能依靠步兵和輕武器,艱難地展開仰攻。戰斗最激烈的是通往北公齋房的冷水溝隘口,這里的戰斗整整持續了一個月,中國軍隊的官兵憑著一腔熱血,一次又一次地沖鋒,一個團打光了,另一個團接著沖上去。幾天下來,尸體填滿了山溝,血水順著山溝往下淌。面對死亡,中國遠征軍官兵毫不畏懼,在血泊中頑強地戰斗著。負責攻打冷水溝的第198師兩個團,戰后每個團只剩下不足一個營的兵力。  

從5月12日到6月21日,歷時40天,中國遠征軍傷亡近萬人(其中198師594團團長覃子斌陣亡),以高昂的代價取得了高黎貢山戰斗的勝利。         

臨陣換將,炮火復仇,中國遠征軍可以直起腰來打敵人了

天險屏障高黎貢山既克,似乎騰沖唾手可得。但事情并非如想象的那樣簡單。 騰沖城是1445年明朝15000名戍邊將士歷時3年筑成的,其周長3500米,四面各有一座高13米的城門。城墻厚6米,高8米多,極其堅固,易守難攻。它的北面是大盈江,東南西三面環繞著數座火山,其中來風山高于全城,控制了來鳳山,就等于控制了騰沖城。加上日軍早在城墻上修筑了永久性的防御工事,又在來鳳山上構筑了堅固的防御陣地,更增加了攻城的困難。

7月2日清晨,第20集團軍開始對來鳳山發起攻擊。結果,苦戰半個多月,除了傷亡一天天增加,來風山依然掌握在日軍手中。來鳳山腳下的和順鄉,至今家家戶戶都有一份關于那場戰爭的回憶。這一天,研究這段歷史的彭荊風來到張孝仲的家中,張孝仲的父親曾在和順街上開了一家照相館,他拿出了當年一位美軍戰地記者留下來的一些老照片。其中有一張是第20集團軍司令霍揆彰的照片,霍揆彰身后的建筑就是當年和順圖書館的閱覽室。第20集團軍司令部就設在距離騰沖城不足4公里的和順圖書館,在日軍炮火射程之內。集團軍首腦機關設在如此危險的地方,足見他們殲敵之心是多么堅決。

經過殘酷的持續戰斗后,遠征軍終于拿下了來風山。占領來風山后,霍揆彰立即以4個師的兵力從4個城門同時發起總攻。然而沒有得手,相反部隊的傷亡在不斷地擴大。  

彭荊風在調查中,見到了關于一個連隊命運的兩個見證人,其中一位老者清楚地記得,那天早上,由他母親幫助做飯的一個連隊接到了攻打西門的命令。然而不知什么原因,大鍋飯老也煮不熟。連長對士兵們說:“也許今天就是我們分別的日子!”官兵們只好吃了夾生飯出發去攻城。正午時分,只有連長、傳令兵和勤務兵3人回來了,其余官兵全部犧牲。另一位老人回憶,那時他年齡還小,每天跑去看死人。在去往城門的路上,開始看見溝里躺著幾具尸體,越往前走尸體越多,全連100多人都死在了那里。  

8月2日,60多架戰機飛臨騰沖城上空,輪番轟炸投彈,地面大炮齊發,騰沖城頓時籠罩在滾滾硝煙烈火之中。按照常規,在如此強大火力打擊之下,一般的城墻早被炸塌,可令人大感意外的是,騰沖城墻依然紋絲不動。  

原來,用火山巖石修筑的騰沖城墻十分堅固光滑,富有彈性,炸彈落到上面被反彈到數十米開外才爆炸,完全對城墻失去了殺傷力。原美軍第14航空大隊的飛行員福隆德說:“我們決心冒死一拼!”8月4日下午,8架美軍轟炸機冒著被日軍防空武器擊落的危險,低空俯沖投彈。炸彈穩穩地扎在城墻上,但并沒有馬上爆炸。正當幾個日本兵走出掩體好奇地上前查看時,突然轟隆幾聲巨響,炸彈爆炸了,不但把這些日本兵送上了西天,也炸開了城墻。隨后美軍飛機又投下了更多的這種怪異炸彈,擴大了戰果。日本軍官吉野回憶道:“南側城墻有好幾處被炮火炸毀,敵人從缺口處沖了進來。”不等飛機轟炸結束,中國遠征軍的一支敢死隊已經沖進城里。

同仇敵愾,逐屋爭奪,勝負在短兵相接中見分曉    

根據內線報告,日軍第148聯隊隊部很可能設在城東門。于是,一連數日,美軍都集中轟炸城東門。8月13日這一天,一架美軍飛機投完炸彈后揚長而去,這個飛行員并不知道他投下的炸彈取得了巨大的收獲。吉野的回憶證明了這一點:“8月13日,敵人的飛機襲擊了城里。其中有顆炸彈命中了位于我們陣地后面的城東門。隨著一聲巨響,城東門燃燒著倒了下來。聯隊隊長藏重康美及部下30余名官兵剎那間從這世上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戰后清理戰場發現,這些日軍官兵是被炸塌的建筑廢墟活活悶死的。但是,殘余的日軍仍然垂死掙扎。從城西門突入城里的第36師108團,被擋在了一座大屋子前。這座大屋是1921年英國人在騰沖歷時10年精心打造的英國領事館,墻壁全部是用火山巖砌成,墻體厚達1.5米。日軍將這里作為野戰倉庫,成為雙方爭奪的焦點之一。美軍飛機的猛烈轟炸和地面大炮的狂轟,并不能撼動這座堅固的建筑,堅守在這里的400多名日軍用輕重武器頑強地阻擊中國軍隊的進攻,中國遠征軍第108團二營營長陳藝以下600多名官兵全部犧牲。直到美軍派出3架飛機,將18枚火箭彈準確地從屋頂和門窗射進去,才拔除了這顆釘子。戰后的英國領事館,只剩下一些燒不掉炸不爛的火山石。破城以后,更慘烈的巷戰開始了。那些復雜的地下水道,幾乎變成了日軍的交通壕,更要命的是中國遠征軍缺乏巷戰的經驗,僅8月23日,部隊傷亡就達三四百人,僅推進數十米。  

日軍憑借一切所能,頑強抗擊中國遠征軍的進攻。8月30日,第116師348團攻打到文昌宮時,在一座大鐘前再也無法前進。這口倒扣著的大鐘鑄造于公元1450年,高1.9米,口徑1.4米,腰身部位有一個奇怪的孔洞。藏在大鐘里的一名日軍士兵,持機槍從孔洞向外射擊。遠征軍以各種輕重武器集中對大鐘狂轟濫炸;竟然沒能把大鐘炸開。直到4天以后,大鐘里的槍聲才突然停止。眾人合力掀開大鐘,發現那個日本兵被炮彈震得耳鼻流血,已經斃命。  

今天,那口大鐘仍然置于騰沖城的文昌宮內。彭荊風注視著大鐘身上斑斑駁駁的傷痕和那個奪去無數中國遠征軍官兵生命的奇怪孔洞,感慨萬千,人們至今仍然不清楚日本人是怎樣鑿穿如此堅固的鐘壁的。  戰至9月2日,中國遠征軍已占領半個騰沖城。但躲藏在斷垣殘壁背后的日軍殘兵,仍然用冷槍冷彈繼續給中國遠征軍造成很大的傷亡。  

英勇頑強的中國遠征軍官兵毫不畏懼,繼續攻擊前進。一街一屋地爭奪,一磚一瓦地肅敵,最后將殘存的日軍壓縮在李家巷一處窄小的陣地上。9月13日,中國遠征軍預備2師第5團向日軍發起最后攻擊,團長李頤親自帶領士兵沖鋒,不幸中彈犧牲,年僅36歲。  

9月14日10時,隨著最后幾聲槍響在李家巷停息,中國遠征軍占領了騰沖全城。殘余的零星敵人逃進山里,很快被當地人民俘獲,吉野也在其中。至此,騰沖城被日軍占領2年4個月又4天的屈辱日子終于結束了。

騰沖戰役歷時43天,日軍第148聯隊全部被殲,無一漏網。但中國軍民也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中國遠征軍第20集團軍共陣亡官兵8671人,其中軍官1234人,運送彈藥的民夫殉難1000多人,10余名美軍顧問團的軍人也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責任編輯:admin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 | 文化 | 社區 | 騰沖旅游 | 視頻 | 旅游 | 在線留言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