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文化 社區 騰沖旅游 視頻 旅游 在線留言

抗戰

旗下欄目: 抗戰 翡翠 生態 商旅 鄉村 文學 絲路

騰沖抗戰勝利后對日偽漢奸的審理

來源:未知 作者:騰沖報社 人氣: 發布時間:2016-08-30
摘要:一、騰沖日偽漢奸的來由 1942年5月10日,日軍不費一槍一彈占領了騰沖城,直至1944年9月14日,第20集團軍反攻,取得全殲日軍的勝利,日軍占領騰沖兩年零四個月零四天。 在日軍占領騰沖期間,為了鞏固其統治,鎮壓騰沖軍民的反抗,就地解決作戰需要的食品、草

一、騰沖日偽漢奸的來由

1942年5月10日,日軍不費一槍一彈占領了騰沖城,直至1944年9月14日,第20集團軍反攻,取得全殲日軍的勝利,日軍占領騰沖兩年零四個月零四天。

在日軍占領騰沖期間,為了鞏固其統治,鎮壓騰沖軍民的反抗,就地解決作戰需要的食品、草料等軍需物資,以及抓夫派款、征收各種稅收等,日軍相繼成立了維持會、騰越縣政府、警察局、政警隊、自衛隊、便衣隊、東亞公司、商工會(下設協新公司、日新商行、低利銀行)、維新社等機構。騰沖淪陷后,有的人被日軍脅迫到上述機構任職,也有一些地痞流氓甘愿附逆,死心塌地當漢奸,魚肉鄉里,并趁火打劫以肥私,人民恨之入骨,統稱這些人為漢奸。

二、騰沖收復前夕即請示對日偽漢奸處理

收復騰沖前夕,民國三十三年(1944)5月6日,縣長兼軍法官張問德就作出《為請核示關于處理漢奸案件辦法由》,呈報云南省民政廳長陸崇仁、省主席龍云。請示全文如下:

“竊屬縣自淪陷以來,已經兩年,地方人士大義凜然不為敵偽利用者屬不少,而干犯國紀投附敵偽者實亦有人。其中甘心附敵,妨害國家利益,違反軍事要求者有之;比附群逆危害民眾者有之;為保持身家,僅與敵偽虛以委蛇者有之;為逃生攜家帶口牽累疏散,為敵驅使者有之;受敵偽脅迫出面,為敵維持,同時又向我透露敵情者有之。將來縣境克服,對于所有漢奸案件自應按照事實分等處理。惟處理時之標準,按照實際情形外,是否尚有其他途徑可循。除分呈請民政廳、省政府請予核實外,理合備文,呈請鑒核。懇示。”

三、騰沖收復后處決首惡漢奸

騰沖收復11天后,1944年9月25日,騰沖軍民在東營教場召開慶祝騰沖光復大會。經第20集團軍總部和騰沖縣政府協商后,決定槍決10名首惡漢奸,并在慶祝光復大會這天執行。當天被槍決的首惡漢奸是:曾任日偽騰越縣長的龍陵人鐘鏡秋、商工會長李子盛、憲兵隊特務主任、維新社長楊繼品、低利銀行經理何世隆,以及何以昌、楊繼品的兒子等10人。

五天后,民國三十三年(1944)9月30日,第20集團軍總部以秘字第1781號文,向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昆明行營主任龍云呈報了騰沖槍決10名漢奸事。

在這之前,民國三十三年(1944)7月28日,游擊支隊長劉福銘、督導員周彩光曾“就地處決抓獲的勐連憲兵隊漢奸潘國清、偽龍陵警衛大隊長黃尚榮”事呈報騰沖縣長兼軍法官張問德。同年10月,里仁村還槍決了漢奸段大有。

四、對漢奸逆產的處理

這些首惡漢奸被處決后,第20集團軍總部和騰沖縣政府對在逃的漢奸偽商工會營業主任董根發、偽建設科長楊學時、偽教育科長伍明濂等予以通緝。并對已處決的和雖未處決,但罪惡較大的漢奸的田地、房產、物資等依據《懲治漢奸處罰條例》予以沒收,上交騰沖縣處理逆產委員會(主任委員縣長劉楚湘,副主任委員尹明德、第20集團軍高參孫嘯風,尹明德還擔任騰沖縣善后委員會主任)。被處理的漢奸逆產用做修建國殤墓園和騰沖善后工作費用。民國三十三年(1944)12月15日,縣長兼軍法官劉楚湘下令:“下北鄉(今打苴一帶)公所調查漢奸楊繼品、何以昌、何世隆所有在該鄉之資金、貨物、房產、田畝、佃戶姓名,詳細具報,并將租谷截留。如該鄉持事、佃戶等有隱匿,即以包庇漢奸治罪,決予重究。”兩天后,12月17日,縣長兼軍法官劉楚湘又下令:“查漢奸楊繼品罪大惡極,已明正典刑。仰該鄉調查該逆在該鄉線多所置田畝、佃戶姓名限交到三禺詳細具報,并將租谷截留,以憑核辦,如有佃戶隱匿即以包庇漢奸治罪,決予重究。”12月20日的通令說:“查偽縣教育科長伍明濂拐帶公款千余萬元,詭稱到仰光刪改教科書,實屬甘心附逆,為虎作倀,現已在逃,特秘通令各鄉、鎮公所將該逆嚴懲緝拿,并秘令城保鎮公所調查其房鋪、田產、資金各有若干、所在地點、佃戶姓名,詳細具報,并將租谷截留,以憑核辦。如有紳持及佃戶人等隱匿,即以包庇漢奸論究,決予重究。”這段時間的通令還有多道。

漢奸的田地、房產、貨物予以沒收后,依據《懲治漢奸條例》還要給予罰款,視個人情況,罰款數額不等。罰款交清了的,罪惡也不大的則準予恢復自由,發給《自新證》。

關于伍鳴濂一案,后來審理認為:“淪陷時伍鳴濂被敵脅迫任偽縣府教育科長,雖任偽職,而未借機搜刮種種違法事實,準予恢復自由,發給《自新證》。修筑烈士墓與辦理地方善后需款,其妻伍段氏呈請甘愿罰款國幣1350萬元,以贖其夫誤入歧途之罪。經第20集團軍總司令部核準,依照《懲治漢奸條例》,將其全部財產查封沒收歸公拍賣,并通緝伍鳴濂歸案。其妻交的1350萬元,撥100萬元作城立小學開辦費。”民國三十七年(1948)2月17日,騰沖縣長馮頤生呈云南省主席盧漢:“為呈復三十四年劉前縣長辦理伍鳴濂案情形,祈鑒核轉函高院轉飭騰沖地方法院檢察處,撤銷拘捕令,以重法犯,而障人權。”至此,伍鳴濂漢奸案的審理宣告結束。

五、關于白炳璜漢奸案的審理

    臺灣人白炳璜曾充任侵騰日軍翻譯(人稱白師爺)。騰沖收復后,白炳璜滯留騰沖,曾在縣立大同職業學校擔任教師。民國三十六年(1947)9月10日,騰沖地方法院檢察官夏劍嵐將王天富告訴白炳璜漢奸殺人一案,呈報云南省高等法院第一分院首席檢察官馬。王的訴狀說:“為主敵殺第掠財奪妻,懇請提案法辦,以伸冤抑事情。民胞弟王天貴投身警界,后任局長。騰城淪陷避難縣屬小西時,本縣張縣長在三練成立縣府,蒙委充警察局長。因敵進占逃避不及,被敵所俘,遇敵行政班通譯白炳璜,力挽迫民第充偽警局長,借此往來,即以勢壓強,與弟媳私通。迨大軍反攻,民弟率警兵投誠國軍,奈被其嚴密監視,迫同進城,乘機主使敵兵在西北城角將民弟槍殺,此有隨逃出來之警兵李登倫可作見證。城光復后,而該白炳璜即與弟媳黃氏老長茍合成婚,遂將民弟所有積蓄及遺子女霸為己有。似此謀殺掠奪倘不訴請法辦,將何以彰法紀等情。”同年9月23日,云南高等法院第一分院檢察處將白案令騰沖縣地方法院檢察官夏劍嵐轉請云南省高等法院檢察處核示辦理。民國三十七年(1948)1月4日,騰沖縣立大同職業學校茶農班全體學生劉成俊、饒永銘等33人力保曾在該校任職的白炳璜老師,向騰沖地方法院出具的《保結》說:“情有白老師炳璜被其羈押,全班同學聯名具保釋獄,不致逃匿。如有此情,可由生等負責。”當天,法院院長陳品在《保結》上批示:“準予保釋,著看守所先行釋放,提票后補。”

白炳璜案后來移送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民國三十七年(1948)2月3日,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致函騰沖地方法院檢察處,提出訊問要點:“一、殺人部分。關于主使日軍槍殺王天貴于何年月日、經過情形與槍殺地點,除警兵李登倫外,尚有其他證人否?二、財物部分。如何強奪財物及霸占遺產等事實。三、該犯白炳璜在騰沖縣供職翻譯時對于地方有無其他魚肉人民之事實,請一并詳細偵察。”同年6月1日,騰沖地方法院檢察官夏劍嵐關于訊問要點電函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同年7月30日,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電函騰沖地方法院檢察處:“本庭受理偵字第2號戰犯白炳璜一案,業經檢察官偵察終結,予以不起訴處分。”同年9月,送達回證送到住在騰沖縣城六保街的白炳璜手中。楊祖甲李瑛

原文出自:保山日報

責任編輯:騰沖報社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 | 文化 | 社區 | 騰沖旅游 | 視頻 | 旅游 | 在線留言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