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文化 社區 騰沖旅游 視頻 旅游 在線留言

翡翠

旗下欄目: 抗戰 翡翠 生態 商旅 鄉村 文學 絲路

重慶作家與玉色騰沖

來源:未知 作者:騰沖報社 人氣: 發布時間:2016-12-16
摘要:玉在騰沖普遍得像石頭。當然這句話本身就是有問題的,因為玉也是石頭,不過因為它是美石,所以被叫作玉。 騰沖是我國有名的翡翠之鄉和玉石城,是世界玉石加工與貿易的發源地之一,但當地并不產玉。所有玉石毛料都來自于200多公里外的緬甸。 據史料記載,兩千

 
     玉在騰沖普遍得像石頭。當然這句話本身就是有問題的,因為玉也是石頭,不過因為它是美石,所以被叫作“玉”。


 
     騰沖是我國有名的“翡翠之鄉”和“玉石城”,是世界玉石加工與貿易的發源地之一,但當地并不產玉。所有玉石毛料都來自于200多公里外的緬甸。



  據史料記載,兩千多年前的漢代,四川經緬甸通往印度的“古西南絲綢之路”形成,比我國西北絲綢之路的形成還早兩百多年。騰沖即是這條道上的必經之地。騰沖人不畏艱險趕著長長的騾馬隊伍一路南行,把國內的絲綢、蜀布、筇竹杖、工藝品、鐵器等運到東南亞,又把國外的琉璃、寶石、翡翠、光珠等盡數馱回來。



  雖然騰沖不產玉,但騰沖人有一雙能看穿石頭的眼睛,似乎只掃上一眼,就能憑著與生俱來的天賦發現石頭里的秘密。



  “點”石成玉是一個細致綿長的過程。匠人們深諳玉的性情與嬌貴,精確把握著點到為止的精度。他們的手那么靈巧地轉動著,讓金屬、橡膠、布、粗砂以及水,輕輕地為它褪去粗糲的胞衣,讓世人看到它的灼灼光華。



  很多騰沖人窮其一生,或許都在致力于玉的精雕細琢。



  騰沖到處有“賭石”場,就是把來自緬甸的灰不溜秋的玉石毛料堆在一塊任你選購。價格低從幾十元至上萬元不等。



  我感覺賭石場里大大小小的石頭應該都經過店主初步篩選了,多少都含了玉的成份,不致于讓乘興而來的游客們太過失望。隨手拿一塊石頭,小電筒按上去照照,在強光照射下,那石頭就像有一層皮膚被光照透了,從里面隱隱顯出一暈兒綠光來,這塊石頭很可能就是塊翡翠。當你現場看到自己挑選的石頭切出了綠色時,你一定感到特別興奮,感覺自己很有眼光,這就是賭石的一種樂趣所在。



  不過,玉有品質之分,要想得到一塊上乘的玉石并不容易,具有技術含量的專業“賭石”遠沒有這么輕松。騰沖的賭石文化源遠流長,有“一刀窮,一刀富,一刀穿麻布”之說,說的就是這“賭石”帶給人們的巨大影響。當你孤注一擲高價買進一塊石頭時,里面是什么誰也不知道。一刀切下去,也許什么都沒有,第二刀下去也許滿眼是綠。同樣,第一刀下去可能是綠,但第二刀下去什么也沒有。賭石賭的是財力、智慧、膽量和人格。賭贏了,雞犬升天;賭輸了,傾家蕩產。“瘋子買,瘋子賣,還有瘋子在等待”,這里的人們為玉瘋狂,可以說,騰沖人的冒險精神,都充分體現在賭石上了。



   “無紋不成玉”,絕大多數玉品都帶著紋理。而每個紋理,都是玉獨特的生長記錄,是凝固的時間,是它的胎記。



  紋理分玉紋和裂紋,這兩種紋是有區別的。玉紋是與玉融為一體的自然紋理,像有某種個性特點但不足以成為缺點的性格。裂紋則容易使玉斷裂,就像被傷害后還在內心留著的傷痕,這種傷痛記憶使他比別人更敏感,說不定哪天傷口就會再次裂開,給他帶來致命打擊。



  朋友花五十元淘來一小方黃龍玉塊,里面的豐富紋理氣韻逸然。



  那玉塊底色黃白交融,像經久熬煮后冷卻的凝脂一般,呈現出溫潤的色澤。黃褐色鋪就了深沉的大地,乳白色升華為遼遠的天空。黃白相融的地方是山谷中那薄薄霧靄和暖暖黃煙。這山谷中生長著脈絡分明的黑樹枝,斜逸旁出自由伸展;還有叢生的雜樹繁花,其間似有風有霧在游動;那高遠處,則是從這些色澤明朗的樹和花中逃逸而出的飛鴻孤雁,它們形單影只,形色澤東虛無,似在霧靄中洗盡鉛華,即將遠去。



  但我卻不能分清這塊玉上的,究竟是玉紋還是裂紋。



  可又有什么關系呢,或許我反倒應該慶幸,正是因為我不具備專業的玉石鑒賞知識,才能不帶偏見地去欣賞和承認它的美,才不會覺得它在價值連城的玉石面前應該顯得卑微。就像對于人一樣,我總相信再不起眼的人,也都會如這塊玉一樣,自有它獨特的靈魂。



  這是個被陽光直射的地方,所以,人們的臉膛都顯出深沉的褐色。或許還有山風的刮擦,所以,你面前的這一張張臉龐,看不出嬌氣柔媚,更多的是一種明快的爽朗。



  帶著風吹日曬的印記,騰沖人卻做著高雅的玉品生意。



  導游一直說,不用擔心真假,玉泉園的玉都是真的,只是“玉賣有緣人”講的是眼緣,“黃金有價玉無價”這價要看你怎么講。還有大家放心還價,價錢談不攏不買就是,賣家態度很好的,不會像在別的地方,談不成還要鬧別扭。



  盡管導游一再強調,起初大家還是顯得比較謹慎的,不輕易開口還價。后來轉來轉去實在看得多了,就有人開始禁不住誘惑開始還價了。你狠狠心說,這個幾十元。她微笑著說這是不可能的了。你問那要多少啊,她溫和地回道,這塊玉水頭好、成色好,再加上工藝,怎么也要兩千多。你想想說那來點便宜些的吧,她會再拿出些玉品耐心地等你挑。如果你價格談不攏或者白看了半天要走人,她也不生氣,仍然微笑著說,沒關系,你再上別家看看了來吧。



  無論大商場長柜臺還是小攤位,我們都受到了這樣的禮遇,以致讓我疑惑這究竟是政府作了統一的行規要求,還是騰沖人本身就具有的氣度?
  讓我再看看,這群正忙碌著的現代玉商們。他們頸上戴著玉、手上串著玉、嘴里說著玉,燈下磨著玉,也許在夢里念著的也是玉吧?
自從玉在騰沖安了家,與玉有關的一切就構成了騰沖人的日常生活。在這瑩瑩玉色的世界,騰沖人世代與玉石相守相依,自然涵養出了這如玉般的氣質,他們在生意場上也這般不急不緩,顯得外地優雅從容。

責任編輯:騰沖報社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 | 文化 | 社區 | 騰沖旅游 | 視頻 | 旅游 | 在線留言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